实探:两年建数百座村级公墓,随州殡改为何遭重重质疑?

【企宣易讯】

“(我过世以后)不进公墓,直接把骨灰(和老伴一起)合葬,既不占国家(更多土地)面积,也不破坏(生态)环境,这样可不可以唦?”5月9日,在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316国道附近一个小山村的自家祖坟地里,80多岁的胡老汉站在老伴的坟前反问第一财经记者,老伴已经去世20多年,他的心愿是自己“百年之后”和妻子合葬,“我的兄弟们也葬在这里,孩子们祭祖也方便。”

胡老汉的疑问,早已有了当地官方的明确答复:“不能”。随州市政府官网披露的“殡葬改革进行时”《政策问答》环节称,夫妻双方一方去世已土葬,并为另一方预留了墓位,另一方在2024年3月20日零时之后去世的,不能与之前土葬的一方合葬,遗体必须火化,骨灰必须进公墓安葬,“否则,会引起攀比,造成全域火葬政策难以保证公平执行。”

近年来,随州市着力推进殡葬改革。今年1月,随州官方发布公告:自2024年3月20日零时起,在该市下辖的随县、广水市、曾都区行政区划内全域实行遗体火化、骨灰进公墓安葬(下称:“随州3·20殡改”或“殡改”)。

此事在随州当地民众中引发了争议。有支持者认为,“人家说‘厚养薄葬’,节俭办丧,进公墓少了棺木费、抬棺费以及请‘大班’的费用,总体开支在减少”;但也有村民表示,统一进公墓的做法有点“一刀切”,特别是新政后“不让夫妻合葬”,有悖于情感与习俗。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在随州市下辖的曾都区、广水市以及随县等地了解到,当地多数老人对强制进公墓感到难以理解。

20240517113518953 _企宣易-1

随州新建的公墓

别扭

长期在外地工作的王海,老家在随州市某地农村,位于此次殡改的范围内。今年4月,老家的婶婶过世,王海回随州参加了葬礼。

“婶婶早已搬到随州市里居住,因此我们全家在市区的殡仪馆里办了丧事。”王海介绍,殡仪馆里馆内不允许卖纸质花圈、纸钱,同时,殡仪馆地处偏僻,方圆几公里范围内没有合适的餐厅,“吃酒席”只能在馆内设的餐厅。

“火化完之后,我们就一路开车回到老家,当地村委工作人员派人过来引路,带着我们到村里的公墓,并全程‘监视’我们将骨灰盒放在村里公墓内,墓穴盖扣好之后,村干部才离去。”王海说。

“我们想将纸钱烧到婶婶的墓穴前也不允许。墓前只能献花,更不允许放鞭炮。烧纸统一到墓地前方的烧纸炉池里。”王海说,这跟过往农村在坟前祭奠亡灵的习俗做法不太一样。

王海说,随州3·20殡改之前,他也参加过老家其他亲属的葬礼,那时候感觉农村丧事“乡风还在”。

王海的叔叔早已过世,他说婶婶在离世前的心愿是与叔叔合葬,但在殡改新政后,这个心愿已经不可能实现。“我个人认为,婶婶与叔叔是夫妻,这是传统习俗,她现在想和自己的丈夫合葬,也不会多占用土地资源,但是现在政策却是不允许。”

按照随州此次3·20殡改新政,很多老人去世后将无法和配偶合葬,这也让当地居民感到不可思议和难以接受。

多位随州本地村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州3·20殡改新政之前,各地的丧葬传统是将家中去世的人安葬在自家的祖坟山或者祖坟园,也不收费,现在陡然要求大家统一进公墓,又收钱,这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村里一个姓氏有自己的祖坟园或者祖居在村里的村民,有自家的山头,一般老人过世之后都会葬在自家或者同姓氏名下的祖坟园或者祖坟山里,这是农村的风俗习惯。”胡大爷说。

站在自家的祖坟地里,胡大爷用手指对第一财经记者比划说,这里是自家开的荒山,分田到户之后,山上也没种庄稼,后来彻底荒芜了,过去村里人去世就陆续安葬在这里,之前也没人阻拦,这里安葬了他的妻子以及堂兄弟等亲人。“这里既没有占用耕地,也未占用良田。”

另有村民说,葬在自家山头不需要专门花钱买墓地,即使是要葬在人家山头,上门打个招呼就行,“之前隔壁村有老人过世,他的子女来我家‘说情’希望葬在我家山头,我也允许了,更没收人家一分钱。”

而此次3·20殡改新政要求,当地村民去世后必须葬入统一修建的公墓,并且收取一定的费用。

受访的当地居民对此多难接受,“目前有的村级公墓收2000元,有的收3000元,但这个钱人家花得‘不平衡’唦,本来人家自己过去有祖坟园或者祖坟山,也有荒地、荒山。”

根据随州3·20殡改新政,20年后不再收取公墓建设成本费用,若需收取管理维护费,再按国家政策和村民自治政策执行。但仍有些村民对此感到担忧:20年之后怎么办?等到20年之后,子女如果都在外地,没来得及回来交钱,那骨灰怎么办呢?

20240517113518651 _企宣易-1
20240517113518979 _企宣易-1

随州部分公墓的介绍

强推公墓

随州推进乡村公墓建设已有多年。

根据随州市民政局历年披露的“全市民政工作要点”,2020年,当地开展城乡公墓建设试点。到了2021年,则提出“高位推进殡改”,调整扩大火葬区范围,推进全市城乡公墓建设。

综合相关统计数据,近年来,随州市共修建了几百座村级公墓。

《随州日报》发布的一则视频报道称,近三年该市各县市区共投资2.7亿元,建成了县镇村三级公益性公墓,不承包私人经营。

根据殡改要求,村级公益性公墓,只能向去世的具有本村户籍的村民、长期居住在本村的居民、原籍是本村的居民提供安葬服务,不能对外出售。同时,公墓只收取一定的成本费用,包括两项,即公墓建设成本费和一次性收取20年管理维护费,两项费用需一次性缴清。初步核算,村级公益性公墓单穴一般不超过3000元,镇级公益性公墓单穴一般不超过4000元,县级公益性公墓单穴一般不超过10000元。

随州市本地有村干部表示,关于墓穴的价格,当地并没有对下辖县、市、区做硬性要求。第一财经记者在随州市的多个乡镇村走访了解,为了做好村民进公墓安葬的宣传工作,目前各村在墓穴价格方面收费情况不一。

“我们村里的单穴是2000元,双穴是3000元,村里怕给村民的殡葬宣传工作不好做,从3月20日到9月30日,大概半年内进入公墓安葬的暂时不收费。”随州某地村干部郭静说,目前下葬公墓可以免费,但10月1日起将收费。据她了解,除了该村之外,还有几个村目前也都是免费的。

第一财经记者探访随州市多个公墓发现,当地的乡村公墓投资一般在20万元以内,墓穴总量在40个至80个不等(含单、双墓穴),建造时间在1个月左右。同时,各村的公墓均系村里自行建设,也导致质量参差不齐。

郭静告诉记者,村里的公墓是委托第三方(个体老板)修建,经费由上级部门拨付,建设质量也让人产生怀疑,“有的墓穴内还渗水了。”

郭静说着便掏出手机展示“殡改工作群”内的照片,“这种情况人家怎么愿意将骨灰进公墓?后来经过村里出钱找人返工,也解决了这一问题。”

“有的公墓没有防护栏,就简单搞几个框给安装好,没有很好的基础设施,也没有人日常维护,下雨天会积水。”郭静说,村级公墓墓穴内出现积水,不止自己村,其他乡镇村庄也有类似情况。

第一财经记者在随州多个村级公墓发现,有的公墓尚未铺设草皮,有的还未完全装满防护栏。

王海到了公墓也发现,墓穴建造得颇为简陋,“两三千元的价格虽然不算多,但到底值不值这个价还不太清楚。”

20240517113518733 _企宣易-1
20240517113518285 _企宣易-1
20240517113521260 _企宣易-1

湖北随州新建的公墓

未付款与未验收

“这次殡葬改革难度太大,主要是有的村民不理解、不支持、不配合。”郭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随州3·20殡改以来,作为村干部,一旦村里有人去世,她就要前往送葬;有时候是半夜凌晨,还要拍照到“殡葬改革群”里打卡,确保完成“三个100%”的殡改目标。

据随州3·20殡改《政策问答》,殡改工作要实现“三个100%”,“即:殡葬设施建设覆盖率100%、遗体火化率100%、骨灰进公墓安葬率100%。政策执行没有特例、一视同仁。”

“逝者已经火化,领导知悉!”郭静给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殡改工作群聊天记录显示。“村干部要全程跟踪逝者送葬流程。逝者什么时候出殡要及时汇报,进了公墓还要拍照上传,以作证明,你说这个工作做得丑不丑。”谈及基层的殡改工作,郭静颇感无奈。

“起初上面组织开会、宣传修建公墓的时候,村里也没当回事。”郭静介绍,到了2023年下半年之后,村里最终还是拗不过上级压力,只能同意修建,并最终选择了一座村民自家的山场,村里自费掏钱购买过来修建了公墓。

“去年下半年我们村的公墓建好之后,承建商却迟迟未拿到工程款。”郭静说,相关部门承诺5月份支付,但现在快5月中旬了也没见动静。

记者看到随县政府官网披露的一份《公墓承建合同书》显示,“验收合格后,将由民政局直接下拨资金专款专用。”

“基本上承建周期在1个月。”郭静说,上面只是要求村里修建公墓,但最终建成什么样,公墓质量如何,却一直没人过来验收。

第一财经记者看到,随州市民政局官网披露的2024年“民政工作要点”中有关于落实公墓年检制度的内容。

郭静说,“村里公墓有几十个墓穴,已埋葬了几位,估计穴位数量只够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未来继续要扩建,往哪扩呢?那钱谁出呢?还不知道。”

王海说,婶婶所安葬的墓穴周边有庄稼地还有其他农作物,“目前公墓内墓穴并不多,估摸着有几十个,再过几年随着村里逝者的增多,眼下的墓穴位肯定也不够用,未来还会扩建,但周边似乎并无太多合适的场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

    暂无评论内容